乐山市草堂高级中学
    le  shan  shi cao tang gao  ji zhong xue

野草蛮生成独径 白袍遗志传千古  高二八班   廖煕昀(指导老师:范霞 )

发表时间:2020-03-12 13:36



   己亥冬,庚子春,荆楚大疫,染者数万计。一时间,千万惶恐,百般闭户,举国而防;街无舟车,万巷静寂,一片空荡。然妙手之人不懈于治,仁心之士忘身于医者。盖追先辈之告诫,欲报之于苍生也。前有李文亮冒死报哨,后有钟南山临危受命,使得九省通衢大锁城门。当是时,各地方言民风不同,皆秉承前人之遗志,莫言山川异域,但闻风月同天。协和南下、湘雅北上、齐鲁西征、华西出川。另有三十二州无暇支援,倾十万白袍,以保本地无恙。宁许天下圣药皆蒙尘,不愿黎民百姓伤一人。

  谁不想“尽西风,季鹰归未”?但医师们却守护着希波克拉底誓言;谁不想“试问山中何事,松花酿酒,春水煎茶”,但先生们却践行着吾辈当自强,持书仗剑耀中华的承诺;谁不想家人闲坐,灯火可亲?人本有七情六欲,奈何七尺之躯已许医,再难许卿。哪有什么白袍英才生而英勇,有的只是弱冠之年选择无畏!

  鲁迅说:“世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路”;基辛格说:“中国人总是被他们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。”在医学的小径上,一位位最勇敢的人孤独地走着,他们走在野草上,一直到了尽头,便把自己化作野草,为后世创造前进的道路。一辈辈人执拗地走着,成了医学之路。

  医者,有起死回生之妙手,救死扶伤之仁心,鲸吞四海之度量,一眼万里之远见。本是执牛耳者之贤才,却有虚怀若谷之谦逊。纵观千古,神农辨药尝百草,以一人之躯开医学之方向。岁月变迁,无数能人志士纷纷为全人类的健康而努力。华佗为医治曹操而死,除了曹操的猜疑之外,也有着华佗自己对医学的执着;张仲景为黎民而作《伤寒论》;孙思邈婉拒封爵而入民间医病……所有人都踏着先辈的足迹,走向未来,走上医学之路,看着那些构成道路的野草,来不及怀念前辈,自己也便成了野草。心中意志促使其蛮生,成就一条小径,仅有的愿望融入了小径。终成独径。

  随着时代的改变,这种精神不再体现,却仍深藏于医者的心中。

  在这次疫情中,中国人被最勇敢的白衣天使所保护,医者们走向那条野草独径,走下去或者死亡,除此之外,别无他法。但不管是生死,他们都会在独径上留下自己的痕迹。死者遗留的经验与教训会滋生着野草。人的踏过,会触动,使他蛮生。那蛮生的野草随着人走过而产生的气流摇曳着,就像是去世的医生在天堂看着疫情的消散而微笑。生者铭记着前辈的意志,走向未知。

  独径的尽头是健康与幸福,而医者的后面是等待着消息的全人类。他们没有能力开辟道路。只能看着最勇敢的人不断走远化作野草,指引着独径的终点。当全人类走向终点时,地上的野草不断滋生,为他们遮风避雨。前方路途仍有最勇敢的人,走的人多了,便到达了终点。

  蛮生的野草指向独径的终点,背负着全人类的生命,静待晚辈后生的路过。摇曳出一阵风,好风凭助力,送医上青云!